“你是病也是药.”









农药杂食.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小居二三事」「酒鱼」无疾而终

[酒鱼]  无疾而终

♡ooc×3
♡无疾而终的爱
♡表白子休

01.

他来找我。

他讲了一个故事。

我端详他,素衣黑发,袖袍依稀有酒香融融。他神色是浅淡的,年轻时的风流蕴藉还在着,举手投足可引少女娇羞回眸。

当真不负剑仙的名号。

我听他慢慢的讲,看他从温和的笑转成彻骨的悲,心里止不住怆然。

这样洒脱的人,也有这样的时候。

02.

李白尚记得那天。碎金子样的日光薄薄透透,从那人碧蓝的发梢溜过。

他逆着光去看庄周,恰逢他抬起眼睫把目光投过来。他不过缓慢地扬起了唇角,而李白只觉得胸腔里有什么猛然一撞,撞的他眼眶微涩。

「剑仙,久仰。」庄周托着精巧的蝶,笑起来有女子的明媚。

李白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出声。庄周看他的表情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侧着头看向这位年轻的剑仙。他的眼眸潋滟,眼底有几分调笑的意味。

「那么子休,先行一步啦。」他略略颔首,留给倨傲的诗人一个背影。

李白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些言语的天分似乎没什么用处,所有的唇舌抵不过那人一个敛眉,唇角一个微微的弧度。

被人制住了?李白有些挫败。

03.

李白说到这里,回味的甜蜜与凄凉同时在他清俊的面孔上浮现,明明是矛盾的神色,却又格外的契合。

「你有酒吗。」他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我捧出雪白清冽的梨花酿,他闷着头喝下去,墨黑的瞳孔弯起来,痴痴地笑着。

「若是说我这一生最放不下的,便是子休和酒了。」

「可我直到他死也没说出自己的心思。」

他说死这个字的时候呜咽着,以至于我想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子休」,竟已经死了。

原来是死别啊。我心道。

04.

庄周死的时候李白拥着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似乎怎样都是淡然的,死亡也毫不害怕。反观李白倒是手足无措,慌乱显而易现。

「太白怎么比子休更害怕呢。」庄周面上笑意澹澹,伸手揉了一下李白的发顶。

李白愣在原地。他颤抖着开口:「你……别死。」

庄周轻轻咳嗽了两声,抬起手,白皙的指尖托着一只精巧的蝶,而他柔和的神情和当初李白第一次遇他时一样。

「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一直瞧着我不挪眼,是不是喜欢这蝴蝶?」他顿了顿又道,「送你。」

李白伸手去接,那蝴蝶却振了振孱弱的翅翩跹而去。庄周无奈地收回手,碧蓝的瞳色微闪。

「飞了。」

李白攥紧他的手,坚定地低声道:「没事,再抓。」

庄周却合了目,像是沉沉的睡了过去。李白看着他平静的脸失神,直到自己烫的泪砸在手背上才回过神来。

他走了。

05.

李白说到这含着泪笑起来。

「我还是不清楚他的心思。子休这个人……我从来就没懂过。」

我不知如何安抚他。

许久,李白站起身来,向我告了辞。

我送他出了小居,他有了醉意,亦喜亦悲的向霞光沉沉的地平线走去。

依稀传来他的歌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Fin——
#最后的酒歌其实是李白送给杜甫的……#

评论(1)
热度(37)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