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病也是药.”









农药杂食.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白鹊」茕茕

「白鹊」 茕茕

♡走私设 玻璃渣
♡ooc×3 老梗 
♡陟彼高冈 我马玄黄

01.

雾霭苍苍的夜,石桥浸着冷露的凉。有朦胧的香气穿过疏淡的流萤传过来。

扁鹊挑着灯笼坐在石桥上,就着釉黄的光看李白的家信。

明明是没有生气的字迹,他偏偏能想象出李白清淡的眉眼弯着,在朔风里呵着手笑盈盈的给他写信的样子。

「等我,我回来就带你去咱们第一次遇见的兰亭。」

兰亭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02.

兰亭。

一伞烟雨带着清冽的秋露气息,绵绵地横亘在天地之前。

扁鹊站在亭里,隔着雨雾眺望青山秋景。

李白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他支着竹绢伞,垂着眉眼走着。似乎他本来就是一方风景,只是恰好溶进另一方风景里去。

他收了伞站在扁鹊身边,轻轻的开口:

「下雨了。」

扁鹊闻言看他,正对上他蕴着笑意的漆黑双眼。

那一刻扁鹊才真正明白世人所说的所谓一眼倾心。

03.

自那以后李白就常来扁鹊的医馆了,用清亮的调子唤他「小医生」,偶尔给他带自己写的诗词。

扁鹊总是带着淡淡的疑惑和矜持去和李白相处的。

李白也问过他:

「扁鹊你讨厌我?」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正是因为喜欢,才对你的态度模糊不清。害怕你的突然靠近是无心之举,害怕自己自作多情把你吓跑。

情字太长,不敢细量。

03.

李白过了好久才再次来扁鹊的医馆。他蹙着眉,面色憔悴地请扁鹊为他搭脉。

「我近日心神不定,劳烦先生为我看看。」

扁鹊压下担忧,认真地把手指搭在他脉门处。从他的角度去看,李白的侧颜安静,眉眼低垂着,与平时的张扬不同的寥落。

「无碍。」他定了定心神,一字一句回复他。

「可是,我这里难过。」他抬起眸子直视着扁鹊,手按着胸口。

扁鹊似是体会到了什么,慌乱地躲避他的眼神。

「那就是心病了……恕我无能无力。」

他站起身来欲走,不防被李白攥住手腕用了力拉回来。

他吻了他。

柔软的温热贴在他唇上,季后暮雨一样微凉的温度,却迅速燃起燎原之火,几乎烧掉扁鹊所有理智。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扁鹊用力推开他。

「秦越人……我的心病,只有你能医。」

「我爱慕你。」

04.

扁鹊收起李白的家信拿起纸灯笼准备回家。

起身的瞬间他心口突然一阵钝痛,像是有谁割断他所有渴慕的心思。可这情绪也是瞬间,不过瞬间就消失了。

扁鹊只当是幻觉。

可他不知道,所有的不合常理,都是事出有因。

05.

李白仰躺在冰冷的地上。

烫的血流出身体就冰凉了,黏黏腻腻的不干不净。

他的小医生讨厌不干净,还是不要让他看见自己这样子好了。

他用了用力握住脖颈上挂着的扁鹊为他求的平安符。

他还记得扁鹊为他带上时的表情。

小心翼翼,仿佛他就是天地间的珍宝。

06.

扁鹊没等到李白。

他收起伞微皱着眉离开,那伞还是李白当日支的那一把。

旧物了,他还是不肯丢。就像李白寄给他的那些家信,他一一留着。

扁鹊还在想,等李白回来,他要煮怎样的饭,给他裁怎样的新衣。

只是可惜此去不归。


——Fin——
#算烂尾了吧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灵感来自「诗经 卷耳」
#渴求红心蓝手
#感谢观看



评论(2)
热度(26)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