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病也是药.”









楚路.
原耽.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信白 『无措』

无措

♡信白   @一叶之秋苏沐秋 50fo点文
♡抱歉拖了这么久 
♡短  ooc  玻璃渣

01.

李白皱起细弯的眉,精致秀气的面庞布满困惑。他伸出手在韩信面前晃了晃:

『重言?想什么呢?』

韩信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

『昨晚没休息好,有点累了。你刚才说的什么?』

李白皱皱鼻子,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道:

『又没认真听我说话,你这几天怎么了。』

韩信凝眸看着李白,神情渐渐变得捉摸不透起来。

『没事。』

韩信想不通,李白看起来这么简单率真的人,竟然是那个组织里的头号杀手。

怎么也不该是他。

成日里笑着眼眸弯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怎么会是他呢!

韩信到现在也不肯说服自己,哪怕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李白一个人,哪怕他的同伙已经招出来他的身份。

他收到笔录时眉皱的死紧,目光像是要把那张纸穿破一个洞出来。捅破这光鲜的表皮,背后鲜血淋漓的真相却更让他心头发寒。

李白就是那个杀手。而他的目标,正是自己。

02.

同事聚会的时候李白叫了自己一起,韩信看着他毫不在意的神情有点恍惚。

自己明明是正义的一方,反倒没他来的磊落。

他摇了摇头拒绝。

李白似是有点诧异,抬手摸了摸下巴,有点自说自话的解围:

『刘邦和张子房在餐厅腻腻歪歪的,我可不想跟他们一块吃。你真的不来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要求韩信。

韩信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低下头生硬地道:

『我不去了,家里有点事,着急回去。』

李白很无措地站在那,一副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的样子。韩信知道他未走也没理,只当是赌气。等他再一抬头时李白眼里已经泛了水汽。

这下该是韩信慌了。

他走过去,可是又不知道干些什么。手臂僵在身体两侧,等过了好久才想起来要安慰他。

倒是李白先开了口:

『韩信,你是不是讨厌我这样的人?』

他刚想反驳,那人却不管他自顾自接口道:

『这几日我来找你你都心不在焉,每次都是我强撑着聊下去。』

『你有什么心事?还是说你其实就是讨厌我?』

韩信心里只想苦笑。

讨厌你?说包庇都不为过,证据都那样确凿了他还是不想相信,仍然把最无防备的一面展露给他。

我信你,忧你,才如此。

可是他都不能说,只能把上头的命令一拖再拖,逼自己在刀尖上跳着致命的舞蹈。

03.

韩信感觉到湿漉漉的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冰凉的雨水沿着他侧面的弧度缓缓滑落。

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韩信缓缓转过身去,却恰巧对上李白含笑的眼。

他并不惊讶,甚至有几分了然。

『太白,果然。』

李白挑了挑眉,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神色来。

『我还以为你真蠢到一点都没发现的地步。』

韩信笑了笑。

『知道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一样。』

李白突然极其突兀地收回枪,反而对上自己的心口。

『不,不一样。』

『你住进这里来了,重言。所以我没办法对你下手。』

他低头望了望左胸口。

韩信怔怔的看着他。

李白毫无犹豫的开枪,一蓬血花在韩信眼前四散。那么不顾一切的红,生生烧掉了他一直以来的理智。

他几乎是同时接住了倒下的李白。李白伏在他怀里,指指门外纷乱的脚步声。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李白的意思。

『我以我命,助王成王。』

04.

韩信感到湿漉漉的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

真熟悉的感觉。只不过这次是他自己动手。

太白,抱歉让你失望。可是如果我必须要用你的命来晋升,我情愿不要。

等等我一起转生,我要做你隔壁的少年,参与你最无忧的年纪,看你最真切的笑。

所以,再见。

————Fin————

♡拖了这么久的点文,终于码完了 灰常抱歉
♡爱你们

评论(6)
热度(13)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