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病也是药.”









楚路.
原耽.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橘露】源

韵韵韵韵狐:

       七夕快乐,希望点开这篇文章的你们能在百忙之中多看几次。
        从构思到写完,不足4000字大概花费了二十来天反复调整和梳理,最后写成了自己觉得十分有意思的形式。
         阅读方式推荐①part.12345670,剧情发展向的顺序
                                   ②part76543210,时间轴,be线,是讲述的从有到无的错过
                                   ③将所有part分离阅读,有小甜,有小虐
                                   ④part123456701 轮回式的悲剧
                                   ⑤part123456 放弃7.8,故事拥有回转的余地
       不管如何,希望各位能完成①②式的阅读。我知道我的文字并不精湛,但我仍希望诸位能品尝出它的余味。

  
  

        part.1
        暗色还未彻底从天空中褪去,在地平线尽头渲染渲染上浑浊的光。好像能听见露水从叶片上滴落的声音。橘右京呼吸着有些凉意的空气,握住无铭的手在不安地律动着。
        他再次深呼吸,将无铭别在腰间,试图去抓住那略带红色的衣角。
         ——“橘先生,阿依努的巫女是不能拥有爱情的。”
        伊势巫女大乔的话语突然在耳畔响起,他一颤,在触碰到娜可露露前,收回了自己的手。
         右手紧紧握着无铭,指节泛起如远处天空一般的鱼肚白。
         天亮了。

  
  

        part.2
        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橘右京时常会记起那时候的一切光景——绚烂耀眼的樱色,随风肆舞的雨丝,还有古老又宁静的大和神社,以及站在神社前白衣红裙的娜可露露。
         他们就这样对峙着。橘右京能看见她眼眸中的水色,哪怕有些雨丝的干扰,娜可露露眼中迸射出的悲伤依旧冲击着他的心。
         娜可露露就那么站着,她什么都说不出口,喉管中像是有血液凝结成伽了,血液的腥味堵住了她想发出的声音。
         那句最重要的话,始终没有被说出来。
         于是橘右京在雨幕中转身了,只留给她远去的背影。
           
         在午夜梦醒的时候,橘右京常常会想起娜可露露,还有大和神社前抹不去的痛心回忆。

  
  

         在再次入眠的时候,橘右京常常会念起,如果娜可露露当时说出来了多好。那他一定不遗余力地带着她离开那儿。
         橘右京还会眺望着窗外的繁星,想象着假如她说出来了,他们如今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
         或许是夜晚会给人如梦似幻月的期许,他突然如醍醐灌顶。橘右京披上外衣,在夜幕中杳杳远行。
         ——“我带你走。”
         若是她无法将请求启口,那不如他直接做到她所希冀的事情。
         皓月当空。

  
  

          part.3
         大和神社在京都,整年都有着樱花围绕,四季如春。伊势巫女大乔暂时掌管着这所神社,同时承担着为百姓祈福与占卜的责任。
         橘右京已经在这间神社借宿了太久,除了神社中宁静祥和的氛围让他着迷,在这儿帮大乔管理神社的阿依努巫女娜可露露也是让他不愿意离去的原因之一。
         那个小姑娘太吸引人了,过于活力的笑容背后有着疮痍伤疤,她倔强又坚强的样子映在了灵魂里,让橘右京忍不住想搂住她。
         只是分离的时刻总会来临,虽然不舍,橘右京也知道自己不能停滞在这儿。
         临行前 ,橘右京去问了大乔一些事,而大乔只是摇摇头,余光瞟向在树下小憩的娜可露露,发出意味不明的叹息。
         “就算换上大和巫女的服饰又怎么样呢?她仍旧是阿依努的巫女,她的血脉不允许她活得宁静,不允许她得到自己的幸福。”
         那天大乔对橘右京讲了不少关于阿依努民族的渊源,向他道明了北海道那个小小民族的一切。
         “同在扶桑,定居在北海道岛的阿依努民族人与另外三岛的大和民族人有着截然不同的习性。”   
         “我一直觉得阿依努民族的生活是矛盾的,他们守护自然、向上神祈祷,同时也猎杀生灵,向自然索取。”
          “阿依努的巫女不仅仅是与神交流的载体,她们需要学会拿刀步入血海,守护与伤害在她们的世界是同道而行的。”
          “她们生来就是为战斗而生的,她们无法顺从自己的心意,因为责任是与生俱来压在她们肩上的。”
          “橘右京先生,阿依努的巫女是不能拥有爱情的……”
         大乔清楚橘右京在想着什么。
         他只感到心底生痛,娜可露露小小的肩膀上,载着如此承重的责任。他凝视着树下的娜可露露,思绪飘到了如天空中火烧云一般远的地方。
         “除非啊……”大乔喃喃道,“唉……又有谁能将她拯救出来呢……”
         她抬头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并未注意到橘右京的分神。
         太阳西下了。

  
  

         part.4
         从睡梦中惊醒时,娜可露露看见的是橘右京被风吹起的蓝色发丝。
         他投以略带宠溺的目光,眸底是笑意盈盈。娜可露露被这双琥珀色的眼睛盯得羞红了脸,忍不住别过头。
         但是她又不禁把头转回来,小声道:“我没偷懒啦……稍微休息一下而已。”
         娜可露露站起身,在先前倚靠着的樱树下伸了个懒腰。正午的阳光透过樱花的间隙在地上铺满光斑,有几点光斑调皮的跳动在她的身上,将娜可露露的轮廓柔和在一片暖阳中。
         “天气真好呀,今天也要加油呢。对吧,先生?”她转过身,给予了橘右京一个充满元气的笑。
         可正午的太阳还是有些扎眼吧。
         “露露,我得走了。”他不断平复着心情,尽力压制着内心的波澜起伏。
         少女脸上的笑容骤得凝固了,随后却马上变回了她一贯的表情,“终于确定要离开这儿了吗?那祝您一路平安噢!但愿上神赐福你!什么时候动身呢?”
         大概是有云朵飘过,头顶上束束投下的阳光突然黯淡了。同样的,娜可露露的脸上一时变得黯然无光,连同着消散的还有她眼中的光芒。她故作无谓的姿态一下子变得蹩脚。
         “……大概是上神也在嘲笑这样的我吧。”娜可露露猛得捂住脸颊蹲下。
         她最脆弱的样子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橘右京面前。
         被刀刃开膛破肚的痛感也不过现在这样了。她的痛苦会以千百倍的程度搅动他的心,碎成烂泥的过程短暂,却远胜病痛的折磨。
         有些自作主张的话橘右京是说不出口的——若是花儿眷恋故土,何苦带着她远行于苦难中。
         所以啊,你来开口吧——橘右京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中居然流露出了哀求的期许。
         ——‘说点什么吧,说点什么吧。’
         说不出口。
         ——‘会有人带你脱离苦海的。’
         不敢面对。
         橘右京渴望着她能再次请求自己带她离开,哪怕先前的只是戏言。 娜可露露害怕自己的请求不会得到应许,毕竟先前的只是戏言。
         不管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来鼓起勇气,最终一刻还是在阳光照耀下碎得不成形状。
         烈日开始偏转它的角度, 未时已至。

  
  

         part.5
         “如果有一天先生要离开了,那么带上我吧!”
         “你不喜欢这里吗?”
         “……也不算啦,跟大乔小姐待在这还是很开心的,只是……我的家乡……”
         “……那好,我带你走。”
         “诶?!我开玩笑的啦!这样听起来不像私奔一样嘛!”
         橘右京偶尔会想起那时娜可露露匆忙搪塞掩饰的模样。
         他一直把这件事深埋在心里,因为他记得初次与大乔商议离开的时候,躲在神社木柱后面,脸上写满的不安的娜可露露。
         他记得那样的娜可露露,几乎要向他喊出什么。
         ——【带我走吧!】
         上午逐渐变强的光线拍打在三人身上,大乔的声音柔柔渗进空气里:
        “你放得下她?”
  
        “你放不下她。”
         而如今大乔仍旧这么说道,只是那个小小身影的却把那句话越埋越深,藏到了橘右京不敢探测的地方。
        他便也不再敢自以为是地承诺什么。
        太阳渐渐移至高点。

  
  

        part.6
        带我走吧。
         
        因为大乔小姐说,只要有人愿意带着阿依努的巫女远离这片土地,巫女便能从宿命中解脱。
       但是这是巫女间的秘密,所以是不能告诉先生的。
        真是自私的想法呢……就这么抛弃了自然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但是啊……我有点想……
        不行呀,还是说不出口的吧,这样的请求,那位先生一定会觉得奇怪的吧。
        明明这个世界已经安定下来了啊,为什么阿依努的巫女依旧要……?
     
         所以啊。
         带我走吧。

  
  

         清晨的天空还有着淡淡的灰色,娜可露露站在树枝上眺望远方的地平线,海洋与天空的交接处有着淡淡的明黄,像极了橘先生的眼睛。
         旭日东升。

  
  

         part.7
         ——“要么你留下,要么我跟你走。”
         大乔笑着说,他们应该这样。
         可是马上她又叹气了:
         ——“这不可能的吧,阿依努的巫女不能拥有爱情的啊。”

  
  

         part. 0
         他收回了手,因为好像抓不住她。
         于是她便更理所当然的退缩了回去。
         森林演奏起悲彻的离歌。
         天亮了。
         —Fin.—
     

 
评论
热度(143)
  1. 肖想客_苏说.韵狐晕乎乎 转载了此文字
    橘露!!!天太太好文笔!
  2. 软糖韵狐晕乎乎 转载了此文字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