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病也是药.”









楚路.
原耽.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亮瑜亮〕温酒叙此生


『温酒叙此生』

♡脑洞产物  历史向 极度我流
♡oocx3  亮瑜亮友情向〔?〕
♡老先生苏说依然想要小红心和被fo

那是天色清明的一个夜晚,正值隆冬,朔风呼啸。周瑜坐在高台上,望着远远七星坛上修长的身影被劲风掠起的袍袖。

“隆冬之时,怎么可能有东南风呢。”他拧起俊秀的眉喃喃自语。

他话音方落,风渐渐小了。不一会儿,帐上的旗幡缓缓转动,旗尾竟是指向了西北的方向。他淬了墨色的眼瞳弯起,朗声道:

“着我号令,全军出击!”

战鼓晓天彻地地从四面八方传过来,夜色朦胧间周瑜看见坛上那人不知何时已转过身子面朝这边,隔着猎猎招展的旌旗,似乎在望着自己。

周瑜面色一分分柔和下来,他知道诸葛亮也一定是笑着的。正如当日那个尚余孤瘦霜雪姿的白衣军师孤身一人来见自己,负手轻唤自己“都督”时的神色。

笃定而珍重。

周瑜眼中的诸葛亮,是自己不服也不得不服之人。想当初自己本不愿抗曹,却被他三言两语激出,等到自己反应过来,也只能苦笑喟叹着又被他赚了去。

还有那次。军令约好的那天,长江一碧,绿水迢迢,才看一眼便有乳白色的雾气滚滚而来,真当如蓬莱仙境。

周瑜白衣银甲,英气的眉拧起,耳畔不自觉想起那人与自己打赌时的话来:

“只需三日,便可完办。”

诸葛亮说这话时的神色当真是气定神闲仿若无物。周瑜不由得怒极反笑,他到要看看这诸葛亮有何本事,在三日内取十万支箭。

及至天明,雾气渐渐消散,江上数十只小舟缓缓划来。列首的船头上站着诸葛亮,还是羽扇纶巾,仿佛刚才并未经历过生死,也仅仅是且放白鹿青崖间,进退都恣意潇洒。

周瑜心里千斤样的重坠一松,可是这之后便是愤愤不平,一腔忧喜在五内翻搅,说不上是怒气还是别的什么情感。他盯着眼前人看了许久,方恨恨拂袖而去。远远听得诸葛亮扬声道:

“这一桩大功,公瑾可要请亮喝酒。”

周瑜兑现诸葛亮的话那天,下了小雪。一双烛火如昼下他眼瞧着那人素白掌心写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一个“火”字,喜悦从胸口浸生遍布四肢百骸,而自己抬头就是那人清澈明朗的眼。

“知我者莫若孔明。”他认真道。

诸葛亮愣了片刻后亦缓缓舒展出笑意:

“亮亦觉公瑾是此生知己。”

东风还是在吹着,卷起周瑜墨色的发梢。他闭目复又睁开,眸中一片浓黑。

“丁盛徐奉,速去七星坛取诸葛亮首级,提头见赏!”

他不顾身边鲁肃诧异的神色,只是把目光投向远处的那个人。天地苍茫,今夜的天色像浓得化不开的墨,东风正紧,吹起诸葛亮身上青白的道衣。

他知道自己杀不掉诸葛亮,连二将垂头丧气而归也未曾有半分诧异。他看着空荡荡的七星坛露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笑意。

数日后。周瑜得了一封诸葛亮的书信来,款款落着的是那人清隽的笔迹:

“前日一别,晓夜不安,望公瑾好生用兵。异日再容相见,定温酒叙话。亮再拜顿首。”

他带着笑合上信笺。

异日相见,我必与你温酒叙此生,漫谈天下。不为别的,只为一句话:

“知己难觅,遇之犹获千金。”

————————Fin——————

FT:

学校征文,写着写着就成了耽美。然后结尾强行升华到知音难觅。emmmmmmm就这样还得参加校刊评选!!!
然后身为过气文手的我就打了一堆tag
其实这是混更啊别打我x
最爱你们♡

评论(1)
热度(32)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