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病也是药.”









农药杂食.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舅夜> <关于终点>

<关于终点>

 

#极度我流舅夜 ooc 国际三禁

#苏说复健作品

#「当每个英雄有同一个远方,理由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01、

 

天已完全黑了。窗玻璃映出他们两人的身影,面容却模糊不清。陈圣俊

坐在一把电竞椅上,苏汉伟站在他对面,微微依靠着身后的电脑桌。

 

苏汉伟在抽烟。迷蒙的烟气使人更看不清他的神色了,陈圣俊盯着窗外。

 

良久,他把视线转回苏汉伟指尖燃了一半的香烟——那点红光在漆黑的室内闪烁不定。

 

——我不明白。陈圣俊顿了一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汉伟似乎笑了一下,他摇摇头对眼前有着一头金发的男人道:

 

「你最好不要明白。又或者说,你不会明白的。」

 

陈圣俊皱起眉。他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字一句道:

 

「你应该知道这一切不是你的责任。我状态低迷影响全队,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苏汉伟抬头看着他,把吸了一半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没人在乎这些。是我自己要走而已。

 

陈圣俊抿起唇,挤出三个字:

 

「为什么?」

 

苏汉伟拍了拍衣服,离开桌子边站直。他的表情很诧异,似乎在诧异陈圣俊的幼稚问题。

 

——你这话就和小学生一样傻。你听说过吗?「当每个英雄有同一个远方,理由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再次看了一遍陈圣俊的脸。

 

——你我也如此。他这样说。

 

 

 

 

 

02、

 

苏汉伟的转会于他,于他们来说都是个极不好的消息。新中单磨合度和配合完全不够,加上陈圣俊状态持续低迷,整支队伍处于一种边缘状态,一点火星就能让这个世界爆炸。

 

陈圣俊给苏汉伟发了很多条消息,但是对方并未回复。在连输了三场比赛后,教练一脸脸色凝重。

 

打起精神来。他说,再输就又要保级了。

 

陈圣俊摘下耳机。他什么也不想听,脑子里乱糟糟的,根本无法思考。

 

教练把话头转到他身上。

 

「你的状态太差了,是受兮夜转会的影响吗?」

 

陈圣俊别过脸,没有什么表情。

 

他都明白。今天的对线和团战漏洞百出,仿佛又回到在韩国坐替补的时候。很多事情他没办法去控制。

 

可是没有办法。他就是不能忍受这种感觉——身后空无一人,前方还有大片荆棘。他必须在黑夜中独自摸索迷宫的出口。

 

陈圣俊坐在车上的时候,苏汉伟突然回复了他。

 

那只有简单的一句,却让他一瞬间接近崩溃。

 

「你要明白,你我也如此。」他这样说。

 

我很想你。我无法忍受现在的状态,可是你告诉我路还有很长必须一个人走完。尽管我们终点一样方向相同。可你说我们每个人只能在自己的路上奔跑。你告诉我我们可以在终点汇合,然后给对方一个拥抱。

 

你告诉我,我必须一直向前。

 

 

 

 

03、

 

陈圣俊捧起冠军奖杯时并没有自己设想的那么激动。他几乎是预料到了一样,对结果毫不意外。他更多的,是关注台下的观众席。

 

苏汉伟转会去的队伍折戟四强。他今天应该会来的,无论如何,他一定会来的。

 

陈圣俊的目光搜寻着,终于在第一排里找到了他。苏汉伟戴着口罩,安安静静的抬头,视线越过嘈杂的空气与他相遇。

 

陈圣俊读出了他的眼神。那既赞许又落寞,赞许什么落寞什么他们彼此都很清楚。

 

一瞬间陈圣俊脑海里闪过很多片段:独自在深夜里几近崩溃的痛苦,熬得通红的眼,逆风奔跑时的咬牙坚持。而这些也明明白白写在那人的眼眸里。那些自己辗转反侧大汗淋漓的深夜,那个人,一样的坐卧难安。

 

我们都在努力向前。

 

在一片喧哗声里,他看到自己走下舞台来到凝视着他的那个人眼前。他看见苏汉伟熟悉的、惯例的微笑。

 

你说我们汇合时应当给彼此一个拥抱。可我仍要追加一个吻,拥抱已不足以我完全地表达了。

 

苏汉伟没有说话。其实也不必说,陈圣俊这一次已明白了他没说出口的很多。

 

——你要明白,英雄都会在终点汇合庆祝,你我也如此。

 

                                                                                                           end



FT:写的时候无比折磨,成品依旧不令人满意。脑子里想写的和表现出来的有很大不同。所以复健之路果然曲折漫长啊。

希望您能满意。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爱您.


评论(2)
热度(17)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