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病也是药.”









农药杂食.
电竞杂食.
欢迎关注

<d5><杰医><祈祷>

<d5><杰医><祈祷>

 

#oocx3 刀 极度我流 私设如山

#红衣主教x公爵夫人(?)

#“为你 我一万次悸动如火”

 

 

 

01.

昏暗的静室里,身穿红色教袍的青年男子虔诚的跪拜。昏黄的烛火勉强维持着一线光明。青年茶色双眸半是眷恋半是挣扎地盯着墙壁上的画像,如同向最尊敬的天神祈祷。然而那画上并不是什么圣子圣母,也没有基督神像,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容颜娇媚的青年贵妇人。

 

青年主教淡色的嘴唇动了几下,最终出口的也只有一声叹息。

 

「艾米丽……」他小声道。话才出口,他就好像亵渎了神明一般紧闭上双眼,把种种痛苦沉迷小心掩藏,等他再睁眼时,一切都已粉饰太平。

 

他明白这一切都不应发生。

 

02.

 

她正坐在忏悔室¹内低声呜咽。她是孀居的佛留科公爵夫人。谁也不知道年逾七十的老伯爵怎么会有这样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公爵病逝,她因此也成了全城热议的中心。好在舆论总是同情弱者一方,以致于同情多于疑惑。

 

女子双手捧住脸,并不理会泪水把名贵的手套打湿。四周静寂无人,她似乎由此得到勇气,断断续续地开了口。

 

「神父我……我是来忏悔的。」

 

「我知道,女士。」对面传来令人安心的声音。

 

「我不知道您在知道我的罪行后还能否像现在这样和颜悦色的对我说话……我不知怎样开口。」

 

那边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主会宽恕一切想赎罪之人。」

 

「我杀了我的丈夫。」

 

对方顿了一一下,反问道:「您是说,您杀了您的丈夫?」

「是的。」她突然在黑暗里讥嘲地笑了起来,「他们都以为他死于肥胖症带来的心脏血管破裂。可其实是我天天做那些肥胖病人最忌讳吃的食物,是我一步步把他推下深渊。我并不后悔我杀了他!」

 

男人叹息了一声道:「女士,您需要对您犯下的罪行忏悔,我才能给予您赦免。」

 

她愤怒的眼神一瞬间冻结,随即又变回那个伤痛无助的女子,眼神游移:「我想我只是害怕……」

 

男人轻轻道:「您无需害怕。'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女人站起身,踟蹰了一下道:「那我下次再来找您……愿主能保佑我。」

 

「主会保佑您的。」

 

女子匆匆道谢离开。他不顾规定从格子里出来,也只看到一个纤细的背影。

 

他是枢机主教,按规定不应出现在忏悔室里,更不该……借着告解的机会窥探她的心事。自从两个月前他在圣伯多禄²遇见她,贪恋的心思就一日不停的疯长。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一切都不应发生,一切都是错误。

 

「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他必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

 

他坚信自己将受地狱烈火焚烧,无论是死前还是身后。

 

他永远是最忠诚的信徒。

 

 

03.

天色阴沉。杰克一醒来就急匆匆的向教堂赶去,心中祈祷今天她没有来。今天不是他执行告解,如果她的秘密被旁人知道——

 

那是让人不敢想象的结果。

 

等年轻的红衣主教冒雨赶到教堂,他最不愿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他看见素以奸诈贪婪著称的神父胡安一脸得意地从忏悔室步出,而艾米丽的马车还停在林荫道边。

 

不,不能让他毁了艾米丽!

 

杰克咬紧了下唇,快步跟上身前眉飞色舞的男人。他从袖子里攥紧了那把古董短剑,用力地刺进胡安的身体———

 

禁卫兵扭掉他手腕里的短剑按住他,周围的人在吼叫,他突然福至心灵的回头。

艾米丽站在忏悔室的门边,捂着嘴,一脸惊恐的看向他。

 

杰克扭头对挟持他的士兵道:「请允许我对那夫人说几句话。」

 

士兵不大情愿地放开他。杰克抚了抚揉皱的袍子,走到艾米丽身前。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以真正的身份说话,不是忏悔室里恭谨的神父,而仅仅是他自己。

 

「夫人,希望您记得回去看一看旧约的诗篇ⁿ。上次为您做过告解,希望主能保佑您。阿门。」

 

他伸出手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神色虔诚又宁静。

 

艾米丽张了张嘴,她清晰的分辨出这位青年主教刚才祈祷时的唇语。

 

「ich liebe dich.」³

 

他这样说。

 

 

 

------------end---------------

1:信徒们向合法圣职人告罪,并对所告的罪痛悔并定改,籍同一的神职人赦罪后,便从天主获得领洗后所犯罪过的赦免.

2:圣彼得大教堂,位于梵蒂冈.

3:中文翻译是“我爱你”的意思。

n:旧约诗篇 42:1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另女主角杀死丈夫的方法出自维多利亚·希斯洛普的《线》;红衣主教在西方教廷里官方名字就是枢机主教,还有教皇只是大陆这边的翻译,真正的翻译是教宗(Papa).

评论
热度(20)

© 肖想客_苏说. | Powered by LOFTER